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这后宫有毒_ 青衫初入九重城,紫阙拂曙红云开。 第四十二章 自我反思的云贵人-

时间:2021-06-11 17:2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繁朵小说这后宫有毒 青衫初入九重城,紫阙拂曙红云开。 第四十二章 自我反思的云贵人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念萱是谢氏的家生子,打小就被安排给云风篁作玩伴,当时一起的家生子有好几个,她那时候懵懂木讷,被捉弄了都领会不了,在里头并不出挑。

    一群人随着年岁渐长,云风篁自己跟江氏逐渐筛选,最终只留了四个作为近侍,念萱非常意外的成为其中一员。

    谢风鬟出事后,云风篁从北地出发来帝京的时候,近侍甚至就剩了她一个。

    可见母女俩对她的信任……这当然是江氏说给念萱听的,实际上江氏私下跟女儿说的是“念萱家里人都在为娘手底下,要他们生就生,要他们死就死,翻不了天去!至于念萱自己,打小就没什么心眼,纵然辅佐不了我儿什么,胜在一目了然,纵然有朝一日起了其他心思,我儿翻手之间便可处置。”

    其实没有江氏这番话,云风篁也很难再全心全意信任身边任何人。

    毕竟谢风鬟的身败名裂,跟她的陪嫁丫鬟之一有着相当的关系。

    要知道云风篁这庶姐并非远嫁,那还是谢氏眼皮底下呢,尚且有人胆敢这样坑主家,何况云风篁远来帝京,如今更是深陷宫闱?

    “……我入宫才这几日,袁氏纵然从我入宫那天就派人马不停蹄直奔北方,想也不可能带回消息。”云风篁沉吟,“又怎么会知道我同戚九麓的关系?”

    这么想的话,念萱殊为可疑……

    而且就算退一步,不怀疑这丫鬟的忠诚,这丫鬟打小就不是个聪明的,没准被套了话而不自知……

    云风篁思索良久,最终决定人都要回来了,且静观其变。

    反正现在身边有皇后派来的熙景熙乐,念萱只管专心养伤,伤好之后,就熙乐的机灵、熙景的掐尖要强,念萱没她撑腰,压根就沾不上手事情……权当养个闲人了。

    她这么敲定了打算,方才有功夫回味朱姨刚才说的,戚九麓同晁静幽成亲的事儿。

    其实这消息本来不会让她那么失态的。

    毕竟从三年前离开北地起,她就知道她跟戚九麓无论曾经怎么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法,都注定了从此男婚女嫁再不相干。

    甚至这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

    有多少不甘多少委屈多少怨愤……三年了,再怎么血肉模糊的伤口,也该结上一层痂了。

    何况云风篁心思敏锐,却非脆弱。

    她只是没想到戚九麓娶的是晁静幽。

    晁家是北地近年才崛起的新贵,当然这个新贵主要是相对于戚氏、谢氏这种老字号而言。论起来,晁家发家到晁静幽也有四代人了。

    是以晁静幽同云风篁一样,都是锦绣堆里长大的千金大小姐。

    两人差了两岁,家世仿佛,地位仿佛,才貌各有千秋,听着似乎很适合做闺阁密友,实际上两人从小斗到大,从来都是面和心不和。

    原因很简单,当年戚氏为宗子聘妇,宗子之母、戚氏冢妇陈氏,其实比较中意晁静幽。因为晁静幽之母是出了名的温柔娴静、与世无争;而云风篁的母亲江氏,名声也不能说坏,毕竟是将庶女当成亲生女儿疼爱的嫡母,任谁也要说句贤惠大度,仁善慈爱。

    只是江氏性情强势,在谢氏一干妯娌之间都是越过长嫂当家作主的那个……当然她手腕高明,被压住的长嫂也说不出她什么不好来,不管心里愿意不愿意,总之不得不看着江氏担任了谢氏实际上的冢妇。

    可这些道道儿男人们兴许不在意,同为冢妇的陈氏却心里有数。

    不免觉得谢氏女有这样的母亲教养,怕也不是好相与的,还是选晁氏的女孩子有利于后宅和睦。

    但晁静幽之母统共生了一子三女,对比江氏的四子一女,盼望家族子嗣兴旺,尤其是男嗣兴旺的戚氏家主果断否决了陈氏的建议——只要未来儿媳妇过门之后能给他多生几个孙儿,性情肖似江氏又怎么样?

    江氏以非长媳的身份,将谢氏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条,还贤惠的养大了宠妾所出的庶女,这么能干的女子就算性子急了点儿、做事雷厉风行了些,那都不是个事儿!

    顶多陈氏作为长辈让着点呗。

    毕竟年轻人不懂事,做婆婆的得包容不是?

    像戚氏上一代的老夫人,对陈氏不就挺疼爱的?

    至少在戚氏家主看来,自己亲娘对自己妻子挺好的,简直就是亲如母女。

    所以陈氏以后对儿媳妇好,难道不是应该的?

    陈氏“……”

    她特别希望丈夫下辈子投胎成女子,也跟戚家老夫人那样的好婆婆相处试试她那婆婆对她的所谓疼爱,那都是建立在陈氏兢兢业业的伺候跟讨好的基础上的!

    好容易自己有了儿子,合该享受婆婆的待遇了吧,凭什么还要继续让着儿媳妇?!

    无奈一族宗妇的选择是大事,压根不是陈氏这个家主夫人能够决定的。

    戚家耆老一致认可家主的选择,陈氏再不甘心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可丈夫这番话也一直放在了心里,对云风篁不说横挑鼻子竖挑眼,却也实在热络不起来。尤其是两家女孩子逐渐长大,当真都是照着各自母亲的性情生的,甚至晁静幽比其母更柔顺体贴些,云风篁呢比江氏年轻时候还要年轻气盛……这么个纯靠江氏造势有道才号称温柔贤惠知书达理实质上掐尖要强刁蛮桀骜的儿媳妇进门之后,简直想想都要少活十年!

    陈氏心里怄气,场面上对晁静幽倒比对正经未来儿媳妇云风篁更喜爱些。

    这些江氏都打听过,当然会提点女儿防着点这未来婆婆。

    但母女俩其实都不怎么在意陈氏的态度,因为云风篁的未来公公非常喜欢她,怎么看她怎么顺眼的那种,戚九麓也是什么都偏袒着青梅……她还有娘家撑腰,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真心不觉得未来婆婆再不痛快能拿自己怎么办。

    谁想到后来谢风鬟会出那样的事情呢?

    那会儿晁静幽专门上门拜访,态度非常的客气礼貌,谢氏还以为是来安慰云风篁的,感念她以德报怨之下,自然不会拒绝。

    然而在小花厅里见着面,她端起茶水却不喝,只是轻笑“我娘这些年一直非常的自责,说要不是她肚子不争气,只生了我哥哥一个儿子,这戚家未来少夫人的位子,哪儿轮得到你坐?可现在瞧着,是谁的终究是谁的。”

    见云风篁神情变幻,也不多留,放下茶碗告辞,走到门口的时候又笑了起来,边走边说,“如今外头都讲你们谢氏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腌臜龌龊的紧,不然怎么养得出你庶姐那样不知廉耻的女儿?你家的水我所以不敢喝,恐怕出去之后,叫人以为我也不清白了。”

    冲着这番话,云风篁在戚家提出解除婚约后已经不打算再见戚九麓了,却还是专门约他出来了一趟,让他对天发誓,以后娶谁都可以,唯独不可以娶晁氏女!

    ……那会儿的戚九麓正歇斯底里的反对家族退亲的决定,闻言毫不迟疑的拔出佩刀,割破掌心对天发誓,他说他这辈子除了云风篁,哪怕断子绝孙,也绝对不会再娶任何人。

    虽然云风篁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可在当时也不是不感动。

    可现在也才过去三年,他娶了妻不说,还偏偏娶的就是晁静幽……

    云风篁看着不远处的灯火,眼神飘渺良久,低低的笑出了声,青梅竹马……青梅竹马也不过如此!

    天底下的大家闺秀都死光了么!

    就他们晁氏有女儿?!

    戚九麓你真是好的很……

    好得很……

    你不娶那贱婢活不下去是不是!?

    “不过这对我也是件好事。”胸中戾气翻涌良久,她闭上眼,深呼吸,冷静的想,“当年戚九麓那个混账对我何等死心塌地,他亲爹亲娘的话也不如我随口一言,陈氏说我一句,他但凡在场恨不得帮我回上十句,正经有了媳妇忘了娘……这样的竹马,尚且在三年之后说变就变,皇帝被悦妃拖累了这许多年,就不信他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厌烦!”

    而出身优渥一直被捧着哄着的袁楝娘,无论当初明知艰难仍旧入宫的选择还是这些年来在三宫六院之中的苦苦支持,都是基于她对淳嘉帝的感情,也基于淳嘉帝对她的感情……如果她发现,淳嘉帝其实早就厌烦了她,甚至,这些年来对她的纵容庇护,其实别有所图,会如何反应?

    云风篁眯起眼,勾起一个毫无温度的笑容同样是被捧在手心里……至少曾经捧在手心里的青梅,不能就她一个倒霉不是?

    反正悦妃被她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有道是做生不如做熟,这次就还是选她入手罢。

    一番推敲之后,云风篁扬声唤入熙乐伺候梳洗。

    熙乐服侍的时候提醒她“贵人这儿按照规矩还缺了三内侍两宫女……噢念萱妹妹回来了,那就还差一宫女。还有住处,这惜杏轩原是给宝林一级宫嫔住的,对贵人来说未免委屈了……”

    “你可有什么想法?”云风篁看着铜镜里的自己,懒洋洋问。

    熙乐轻声说道“住处婢子不敢多说,一切看贵人的喜好。婢子只是觉得眼下就一个内侍,一些重活做起来不是很方便,而且就惜杏轩这么些地儿,怕也不怎么看得住,叫人进来了都未必知道。再者之前新晴的事情……婢子想着,贵人出门还是带上两个人比较安全?”

    所以这人手还是补齐了比较好。

    云风篁无可无不可的“嗯”了声“那我明儿个跟皇后娘娘说声。”

    见熙乐似乎有些迟疑,挑眉,“怎么了?”

    熙乐想了想,低声道“皇后娘娘已经派了婢子跟熙景在了,剩下来的名额,贵人何不请问一下淑妃?那毕竟是您的族姐,而且……”

    她打量着云风篁的脸色,似乎不太敢继续说下去。

    云风篁就笑了起来“说啊?而且什么?”

    “……而且,只是扳倒悦妃的功劳,只怕不足四妃之封!”熙乐沉默了下,一咬牙,放下银梳,跪倒在云风篁裙畔,一字字道,“毕竟悦妃自己,也不过是妃子罢了!”

    云风篁看着面前不怎么起眼的宫女,惆怅自己还在琢磨着怎么离间淳嘉帝跟悦妃,好辗转达到目的,跟皇后证明自己的价值呢,眼前的奴婢已经想到要对淑妃下手了……宫女都这么上进,自己居然还有心思为戚九麓那个混账黯然神伤了至少一炷香,简直可耻!!!

    果然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看来这两天自己真是过的太安逸了!

    这不行,必须搞事,明天……不,今天……嗯,不能偷懒,要不现在就开始吧!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