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权臣_ 第一零四九章 南洋祸事-

时间:2021-05-28 11:0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沙漠小说权臣 第一零四九章 南洋祸事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那丘硫听杜冰月这样斥骂,也不知道是否要翻译过去,好在韩漠已经向他道:“问他倭军主力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手,多少战船?”

    那丘硫急忙询问,立花道雨却是撇过头去,似乎要顽抗到底。 ..&&

    韩漠叹了口气,喃喃道:“真是麻烦。”将手中枪扔掉,接过了一把锋利的大刀,他这大刀一到手,立花道雨身后的倭匪们都是大叫起来,他们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只要立花道雨不顺从,这年轻人就会对他们动手,此时换了刀,只怕是要用另一种杀法了。

    但是无论何样杀法,只要立花道雨如此顽固下去,倒霉的只能是他们,他们会被这个看似温柔实则嗜血的年轻人一个个杀死扔到海里。

    在死亡的威胁下,这些倭匪大叫起来,而那丘硫已经向韩漠解释道:“大人,他们愿意说,只要大人不杀他们,他们将所知道的都告诉大人!”

    韩漠嘴角浮起笑意来,而立花道雨此时正向他的部下怒吼着,只是如今身处绝境,几名部下也顾不得他是什么名将什么雷神,先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说。

    韩漠将寒刀虚空劈了两下,刀光阴寒,寒气逼人,他向着立花道雨淡淡笑道:“既然有他们说,也就用不着你了。”挥刀便往立花道雨头砍落,立花道雨大声叫起来,那大刀在他脑袋面两寸之处停了下来,韩漠冷冷问道:“你还有何话说?”

    立花道雨脸色煞白,结结巴巴向那丘硫说了一番,那丘硫忙道:“大人,他说他愿意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而且他还说,有许多机密大事不是他的部下所能知道,如果你想知道机密大事,那么就绝不能杀他!”

    韩漠哈哈大笑起来,收回了头,此时立花道雨的额头已经满是冷汗。

    其实韩漠心中十分清楚,想要问出倭军情况,也并非难事,这立花道雨不说,他手下这些人总有怕死的,一定能够问出一些东西。

    只是在先前进攻倭船之时起,韩漠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位身穿华丽大铠的鹿角匪首,随后跳海被擒,韩漠也是瞧在眼里,也正因为韩漠传达了命令,船的弓箭手才没有将他乱箭射死,否则乱箭之下,这群人想要保住命,绝无可能。

    他知道这鹿角匪首是这群倭匪的首领,他所知的军情自然也就比普通倭人更详细准确,再与倭军主力决战之前,能够对敌方的情况多了解一分,己方的胜算自然也就更大一些。

    不打无准备之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

    接下来,虽然立花道雨颇有犹豫,但还是在韩漠冷漠的目光之中,将倭军的动向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而听到立花道雨的陈述,韩漠等人固然吃惊,那些南洋商人却都更是大惊失色,其中有一名商人已经嚎啕大哭起来。

    原来岛津月久复国之后,很快就在倭之丸国打出了名声,这岛津月久还真不是泛泛之辈,短短时日之内不但以奇袭除掉山名宗盛复兴了本国,而且他还迅速地集结属地部队,对外发动了攻击,占据了许多险要之地,一时间成了倭之丸国赫赫有名之辈,被称为“九州血鹰”。

    这倭之丸国是由三座大岛相连,是为九州岛、四国岛和本土岛,而岛津月久的属地便是在九州岛,一时间九州岛岛津军兵锋极盛,其他大名闻风丧胆。

    但是岛津月久的兵锋虽盛,却有着致命的缺陷,那便是所领属地太过贫瘠,几乎没有像样的产业,早年依靠与南洋海贸易倒也繁荣一时,可是随着本国的动乱,南洋断绝了与倭之丸国的海贸易,九州西部地区顿时陷入荒瘠之中,缺钱少粮,岛津月久的侵攻计划顿时搁置。

    岛津月久显然十分清楚自己所处的形势,一旦经济能力无法跟,莫说攻城略地成就霸业,甚至于自己迟早都有被其他大名灭亡的可能,所以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将手伸到了南洋。

    只不过他的水军实力并不强大,亦知道南洋如今正与东方的某国进行着商贸往来,东方的那支船队很是庞大,而且船员俱都骁勇善战,要想真正地控制住南洋,就必须拥有一支强大的水军,不但用来对付南洋诸国那些水军,更重要的是用来对付来自东方的船队。

    面对着倭之丸国群雄割据互相杀伐的局面,岛津月久当然没有时间和能力去筹建庞大的水师,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派使者与四国岛的几位地方大名进行谈判,面对南洋这块肥肉,四国岛那群穷大名们顿时兴奋无比,最终与岛津月久达成了盟约,更是合力将南洋的几股海匪收编起来。

    前番两次偷袭中原船队,更是狮子大开口,实际还真不是有消灭中原船队的图谋,他们如此大动干戈,只不过是想吓住中原船队,令他们停止与南洋的贸易,从而让南洋失去东方盟的协助。

    在他们看来,连番袭击给东方船队带去了极大的打击,东方船队至少在大半年内甚至是一两年内不敢再往南洋而来,而这段时间,足以让他们对南洋诸国进行大肆的洗劫,甚至将南洋变成殖民地。

    近两个月前,倭军袭击东方船队之后,本以为定让东方船队丧了胆,随即倭军主力全数南下,直往南洋杀了过去。

    按照立花道雨的交代,这一次集结了几乎倭之丸国百分之八十的水军,超过三十艘大小战船,由岛津月久亲自统帅,那是定要将南洋诸国洗劫一空的。

    岛津月久在本土进行了周密的布置,委派了自己的心腹镇守自己的属地,抽身出来,在派出立花道雨之前,岛津月久的船队已经拿下了南洋十六国的其中三国,这三国距离南洋其他国家距离颇远,而且国力十分弱小,岛津月久的大军所至,三国弱小的水军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俱被各个击破,三国也都陷入了刀兵战火之中,饱受倭人的蹂躏。

    也正是说到这里,南洋商人中便有一人嚎啕大哭起来,被灭三国之中,却有一国是此人的故土。

    立花道雨交代,拿下三国之后,倭人大肆抢掠,而岛津月久为了长期目标,并没有对三国的君王痛下杀手,反而虚情假意要结为兄弟之邦,三国君主万般无奈之下,俱称岛津月久为大哥,甚至在岛津月久的逼迫下,派出了几艘残余的船只前去协助攻打南洋其他国家,而名义率领这些南洋残兵的首领,却都是岛津月久亲自要求的各国王子,实际就是将这些王子抓在手中,变成了人质。

    当那丘硫将这番话翻译过来之时,这位南洋商人已经是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却又带着深深的怨怒,而其他南洋商人也都是义愤填膺,每个人的眼眸子都充满了无尽的仇恨。

    虽然他们大多数人并非那三国臣民,可是毕竟都是南洋人,唇亡齿寒,听到三国遭受如此厄运,这群南洋商人感同身受,心中的悲怒之情可想而知。

    旁边听懂的镇抚军兵士也都是显出愤怒之色,杜冰月更是柳眉紧蹙,银牙咬起,她已经拔出纤腰边的小弯刀,若非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早已是手起刀落,一刀劈了立花道雨。

    按照立花道雨所说,这岛津月久还是张了心眼,虽然觉得东方船队短期内不敢再来,但他还是派出了立花道雨率领两艘战船,往东方船队去往南洋的必经海盗游弋打探,只要发现东方船队踪迹,立刻以最快速度折返回去通报,而倭军主力也可做好准备与东方船队一决雌雄。

    只是立花道雨虽然接受了命令,却并不以为然,在他心中只觉得东方船队绝不可能这个时候到来,也正因如此,他才有心情饮酒赏能乐,更是稀里糊涂地钻进了韩漠设下的陷阱而不自知,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等到一切说完,立花道雨便要求韩漠将他释放,更是大燕真男人就必须说话算话,而且自夸他立花道雨一辈子都信守承诺等等。

    杜冰月对倭人是充满了满腔的仇恨,而立花道雨亦是前两次袭击商船队的元凶之一,她只恨不得尽数杀了,那里还愿意放他们走,看着韩漠,却见韩漠含笑道:“月儿莫急,咱们说话还是要算数的。”

    杜冰月神色顿时黯然起来。

    韩漠指着那一群倭匪道:“我说过,这家伙只要老实交代,我会放过他,但是这些人我可没说要放过,来,都杀了!”

    他说的轻描淡写,杜冰月本就明亮的眼睛一亮,而旁边的镇抚军先前听立花道雨一番交代,一个个也都是义愤填膺,此时韩漠一声令下,也都不犹豫,刀枪齐出,只是片刻间,便将那群鬼哭狼嚎的倭匪们俱都杀死在甲板,更是将他们的尸首丢进了海里,干脆利落。

    立花道雨闭眼睛,全身颤抖,心中暗叫万幸,幸亏自己尽数交代,否则若是被自己部下抢着交代,死的就是自己了。

    也就在这时,关少河已经带着人过来,又将那名倭匪所交代的一一说来,虽然交代内容比不得立花道雨详细,但是两人所说大致相同,岛津月久确实攻下三国,而且以三国王子为人质,如今正率领三十多艘船近三千人手杀向了南洋其他国家。

    见两人口径一致,韩漠心中有了数,这才向岛津月久道:“杀你的部下,道理很简单,只是想告诉你,与我中原人为敌,那是最终下场。放你离开,道理也很简单,我们中原人是言而有信之邦,说话从来都是守信用,为人也最是仁义!”

    那丘硫听韩漠说真要放立花道雨离开,神情顿时黯然,但又不能不翻译,立花道雨听后,顿时显出狂喜之色,韩漠却又问道:“现在放你离开,你必须立刻离开我的船,再也不要相见,你可愿意?”

    立花道雨鸡琢米似地点头,顿时对这位年轻人生出好感来,感觉这年轻人还真是个信守承诺之人。

    “好!”韩漠挥手道:“解开他们的绳子,让他们立刻离开!”

    兵士们面面相觑,显然是不情愿,但终究还是为立花道雨和他仅存的一名部下结了牛筋绳,韩漠这才抬手向船舷指过去,淡淡道:“立刻走!”

    立花道雨急忙小跑,跑出几步,忽然意识到什么,回头叽里呱啦几句,那丘硫道:“大人,他们说需要小舟和干粮还有清水,否则他们无法离开!”

    “只是说放你们离开,可没说还要给你们提供什么!”韩漠抬起刀,淡淡道:“我说三声,再不离开,杀无赦!”

    立花道雨万般无奈,瞥见船舷边有一块木板,立时拿起扔下了船,有一块木板,总不至于立刻沉入海底。

    他与部下在镇抚军兵士寒冷的刀锋逼迫下,下了船去,两人抱住了那块木板,四下里茫茫一片大海,一时间不知往何方去。

    没有粮食没有清水,肯定撑不了多久。

    韩漠此时已经背负双手走到船舷边,杜冰月跟在身边道:“小五哥哥,他们本就是无耻之辈,为何要与他们讲信义?为何不一刀砍了他们。”

    韩漠温和一笑,柔声道:“第一,他们不懂信义,咱们懂。第二,一刀砍了他们,似乎太便宜他们了。”顿了顿,脸浮现怪异的笑容,悠然道:“第三,我还想看一场好戏!”

    “好戏?”杜冰月有些不了解。

    韩漠微眯着眼睛,挺起那秀气的鼻子往前嗅了嗅,道:“你闻到没有,好浓的血腥味……月儿,你自小在海生活,应当知道,这海中有一群猎手,最喜欢这种气息了……!”

    杜冰月瞬间反应过来,“是……是鲨鱼!”她顺着韩漠的目光向海面望过去,只见立花道雨两人抱着木板漂浮在海,在他们不远处,却隐隐出现了几道黑影,正向他们迅速靠近过去,那几道黑影在海面时隐时现,杜冰月却是看的清楚,那正是几头海杀手,嗜血成性的海中巨鲨。

    先前一战,海本就血水飘散,其后东海鹰号的俘虏俱被杀死扔进海中,那血水更多,血腥味也更浓,这种血腥味飘散开去,自然会将那些嗜血如命的巨鲨引诱过来。

    杜冰月终于明白韩漠为何要放立花道雨离开,如此惩罚,才算得是大快人心。

    很快,从海面传来凄厉的惨叫,不少兵士凑到船舷边望过去,只见数头巨鲨围着立花道雨二人,正在发起疯狂的进攻……!

    倭之丸国一代名将,“雷神”立花道雨,葬身鲨口!

    :新的一个月了,这也应该是权臣最后一个月,希望大家在最后的时间内依然支持沙漠,用红票为沙漠助兴,我们一起走过权臣最后的一个月!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