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旷影陵_ 第五十五章琼玉碎3-

时间:2021-05-26 17: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南栎小说旷影陵 第五十五章琼玉碎3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高阳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太阳已经下山,而明岱凌已经改变抱她的姿势,因为支撑太久,只得把左手臂借着地面托着,右手已经放下伞,撑在地上。

    看来,她这一觉睡了许久,明岱凌抱着她必定辛苦。

    她拿袖子擦了明岱凌额前的汗珠:“我睡了这么久,你也不叫我?”

    “我不舍得叫醒你!”

    “你把我放下,你休息一会!”高阳从明岱凌怀里起身,准备坐回地面,屁股刚一碰地,立马噌地一下起身,“地砖晒的这样烫,你跪着抱了我一下午?膝盖受得了?”

    她说完忙去检查明岱凌的膝盖,明岱凌推开她:“我没事,不用大惊小怪,这点苦都受不了,我还当什么男人。”

    高阳扑上去抱住明岱凌:“你今日可不要对我说什么肉麻的话了,免得我又要哭一场!”

    “你给我听着,从今往后,你都得听我的,不管是救高栖夜也好,打探高瞻峋也罢,你不许擅作主张,只要力所能力,我可以适当帮你,但你若再像今天这样冲动,谁也救不了你,下次我就是想替你承受,也替不了!

    你给我牢记一点:高瞻峋不仅是穆哲枫的禁忌,更是当今皇上的逆鳞!”

    “我牢记,我牢记,以后我都听你的!对不起,今天是我连累你!”

    高阳说完在地上跪下,那滚烫的地面烫的她膝盖打颤,她轻皱眉,不再说一句话。

    明岱凌叹了一口气,也不再多言。

    高阳见:厉书和两个鉴鹰卫已经在大松树下搭好一个帐篷,他们打算彻夜守着?他们能住在帐篷里睡上美觉,那她和明岱凌呢?

    跪上三天三夜果然不是玩笑话,不能少一天,不能少一夜,不能差一刻,高阳啊,你真是自作自受,自己犯的错,好好受着吧!

    她坚持跪上一个时辰,膝盖开始隐隐作痛,内心愈加烦躁!

    高阳看向身旁的明岱凌,他跪着的姿势铁打不动,他几乎是跪了一天,不能起身,不能放松,又不能干什么事打发,该多难熬?

    可他此时闭目凝神,神态平静,竟像是在打坐修行,看他样子,好像再让他跪个十天八日都能受着。

    “岱凌,你在打坐吗?”高阳好奇问道。

    “就当作是打坐吧,小时候经常打坐凝神!这样干跪着也是无趣,不如苦中作乐咯!”

    “你小时候学的还挺多,凭你的身份地位,不用这样拼死学艺,一样有锦绣前途!”

    明岱凌仍是闭眼,他笑笑:“前途似锦?是啊,我是南雄候最受宠的嫡子嘛!要什么有什么,就是不学又如何?若是……若是我永远也不知道那事……我或许就不会活的这样悲催不堪,所谓的南雄候嫡子也不过是个笑话!”

    “到底怎么了?”

    “每个人心里都有个隐藏深处的秘密,这个秘密我现在不能与你说,以后时机成熟,我自会告诉你!”

    “嗯。”

    “朱儿,你呢,你可有什么瞒着我的?你若有,我不会怪你,但我想知道你有没有?”

    “我……”

    “嗯?”

    “应该是有的吧!”

    明岱凌睁开眼,突然想起什么,他郑重看着眼前的高阳:“朱儿,我问你,关于你的身世,你可有隐瞒我的?”

    高阳愣住!

    明岱凌赶紧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现在想想,你的出现太突然,你身上发生所有的事情,实在疑点太多,难道只是你一句:你是白芊画侍女的女儿!这句话可以解释一切?

    穆折清和明怀冰是不是知道什么?穆哲枫似乎不相信你是玉竹的说法?如果你不是玉竹,那你能是谁?认识高栖夜,生活在广平王府,见到高瞻峋受辱,会疯失控的人?还能是谁!”

    高阳咬着下唇,愣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逼问你,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我只问你一句,关于你的身世,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是真的?”

    这句话一出,让高阳仿佛一瞬间受到酷刑毒打,她受着拷打苦苦煎熬,到底该不该招供?这种感觉真是太糟糕,太痛苦。

    良久,高阳抬起头,直视明岱凌:“是真的!”

    明岱凌将高阳揽入怀中。

    厉书不知几时走过来,“呦,真是一对苦命鸳鸯,才跪一天,你们小两口的又是抱着睡,又是打伞,又是搂美人入怀,真是感人至极啊!”

    这尖酸的语调真是像极了他的主子——穆折清!

    高阳挣脱明岱凌怀抱,回到原位跪着,两人不约而同的不理会厉书。

    厉书似乎不甘心,继续问着二人:“你们今晚吃什么?”他饶有兴致地,干脆蹲下来,看着二人。

    明岱凌给他一记白眼:“如厉书大人所愿,我和内人今晚吃露水!”

    “明大人莫言这样说,我多难为情!要是明怀冰一会又过来送饭……”

    “送的饭就孝敬给您厉书大人咯!”明岱凌阴阳怪气说道这话。

    “明大人,我真是惭愧啊,那……一会,饭我就给你吃了,这个情我会记着!明大人,你不能怨我哦,你们罚跪是穆将军和清将军的意思,我就是一条办事的狗!”

    “算你有自知之明!”

    “明大人,以后还得多仰仗你们明候府呢!”

    明岱凌冷哼了一声,“大可不必,你们鉴鹰卫可是从来不结交大臣,有赫赫权势的鉴鹰卫,该是我仰仗您呢!”

    这帮鉴鹰卫是穆折清带出来的人,就跟穆折清本人一样,嚣张无耻,爱富欺贫,莫说要结交大臣,满朝大臣还得讨好他,要是一不小心惹得那群犬牙不开心了,你祖上八辈子不干净的事都得被挖出来,一本弹劾折子交上去,丟官事小,没命事大。

    虽说明侯府地位显赫,鉴鹰卫不敢轻易招惹,至多也是和平共处,穆折清那厮带出来的狗,嚣张至极,也不会去刻意讨好明侯府。

    所以历书说仰仗明侯府的话根本就是调侃两句,当不得真。

    果然猜的没错,明怀冰送过来的饭,明岱凌和高阳都没有告诉明怀冰:这饭根本吃不上。

    历书见明怀冰走后,十分自然将食盒提走去了帐篷。

    到了晚间,月亮当空,满天的星星耀眼。高阳饿了一天,嘴唇开始发白,跪着没有力气,倒在明岱凌肩上,不远处帐篷边上,三人开心喝着烧酒,吃着烤鸡,明怀冰送过来的食物一盘盘摆放整齐,好像是故意摆给明岱凌和高阳看。

    高阳艰难熬过了他们吃完一顿晚饭,他们吃饱喝足后,历书职位高,他进去帐篷里边休息,而另外两个小兵轮流守着。

    高阳靠在明岱凌肩上一点不动,似乎多动一下,要耗费更多的力气。

    “你先忍一下,等那两走条狗睡着了,我去他们帐篷了偷点东西吃!”明岱凌看高阳实在是坚持不住,出了这么个下策,堂堂明侯二公子,还要去偷这群走狗吃剩下的东西。

    不过,明岱凌失策了,不愧是鉴鹰卫办差,一丝不苟,他们轮流守着,根本不给二人偷懒的机会,更别说进帐篷偷吃东西。

    晚间有些凉意,明岱凌脱了自己的外袍披在高阳肩上,高阳又饿,膝盖又痛,迷迷糊糊睡了。

    他们就这样相依抱着,生生跪了一宿,第二天醒来时,高阳的膝盖剧痛难忍,如果不是历书和两个鉴鹰卫在不远处,她一定会撩开自己膝盖查看,里面一定是红肿一片,不堪入目。

    明岱凌看高阳气色不对,问了句高阳还能不能坚持,高阳半晌才用微弱的声音回复他:“可以。”

    更糟糕的事来了,天公不做美,下起了大雨,明岱凌撑起了伞,雨越下越大,那把伞除了护住头顶不湿,他们二人腰部以下全部湿透。

    高阳的痛苦,除了膝盖的痛楚,饥饿,又加了一个湿透的衣裳,雨水渗进高阳红肿的膝盖,疼痛加剧,疼得她险些哭出来。

    明岱凌抱着虚弱的高阳,对帐篷门口的历书喊道:“历书,求你帮个忙,让我夫人先去你帐篷里避避雨,我不动,我依然跪着,这样成吗,再这样下去,她快不行了!”

    倚靠在帐篷门口的历书在帐篷的庇护下,滴雨未沾,他手上还捧着一只倒着酒的杯子,脸上看不出表情,回复明岱凌:“明大人,对不住啊,我也不愿意啊,可是我做不了主!”

    历书的声音在大雨中传过来有些模糊,但是明岱凌仍然听清了,他怒喊:“你要她死在我面前?”

    历书不再说话,他当然不敢逼死高阳,不过他也不敢违背穆哲枫两兄弟啊,还是再观察一番。

    “明大人,你先撑一会,说不定雨一会就停了!”

    明岱凌大怒,直接抱起高阳就要离去,高阳拦住他:“不,不要,我还能坚持,我没事的!”

    “高阳,你……”

    “我只要乖乖跪三天,穆将军就不会动我,我不想连累你,你把我放下吧!”虚弱不堪的高阳,说了这句长长的话,感觉要累得踹不过气。

    明岱凌没再跪下,而是抱着高阳站在雨中。

    半个时辰后,雨停了,高阳睁开眼睛,“雨……雨停了?”

    “嗯。”

    明岱凌见高阳脸色发红,他摸上高阳的额头:“不好,你发烧了,不行,我带你回去!”

    “不要,我能撑着……发烧又死不了!”

    明岱凌不想和高阳口舌纠缠,抱上她快步回府。

    一个鉴鹰卫小兵问道:“历书大人,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了,清将军可会怪罪?”

    历书将手里杯子一把塞给那个小兵:“怪罪?你还真想看着高阳死在我们面前!收拾东西回衙门。我回穆王府汇报。”

    “历书大人,我不明白……”

    “蠢东西,你明白什么!”历书扬长而去!

    历书回到穆王府,向穆折清汇报了高阳情况 。

    穆折清叫历书等会,不一会,把穆哲枫请出来,让历书给穆哲枫再汇报一遍。

    历书说完,穆折清立马回复:“​本将军的命令是罚跪三天,一天也不能少,即便病了,也得接着跪,要是那个蠢女人死在镇离王陵前,那是她的荣幸,把他们带回去继续罚跪!”

    “是!”历书扭头就走

    “等等!”穆哲枫叫住。

    “穆将军有何吩咐 ?”

    “算了吧!”

    “噢……历书遵命!”

    穆折清道:“大哥 ,那个女人不能轻易放过!”

    穆哲枫狠狠给他一记白眼:“装什么装,你不就等着我这句话吗?”

    “我哪有!”穆折清嘟起嘴 ,一口气吹起额前两根碎发。

    历书忍不住扬起嘴角,十分克制的一笑。

    “笑什么笑!下去!”穆折清吼向历书。

    “是!”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